校友的話
 

吳志華博士  
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館長

譚劍虹先生   
中學校長及本校校董

  「1971年,我已經入讀沙崙學校,當時就讀二年級,並於1975年畢業。沙崙在我的人生佔一個很重要的階段,除了讓我學會知識外,還教曉我做人。而令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老師,他們對教學很有熱誠,對同學很照顧。沙崙到現在已是50年,當中培育了很多優秀的畢業生,他們對社會、對家庭都有責任感及願意承擔,並對社會有莫大貢獻。學校今天得到這成就,作為校友的我感到很驕傲。

  對於一些將會考慮入讀沙崙的同學,我推薦這是一間好的學校,它有很好的傳統,以基督教作教育理念,且有一班很好的老師,還有一群很關懷學校發展的校友。我和其它校友一樣,都很支持學校發展;將來學校有任何需要幫助的事情,我都會樂意參與。我再次呼籲有興趣的同學選擇沙崙學校!」

  「大家好! 我是譚劍虹,於路德會沙崙學校畢業。記得我在沙崙學校讀書時,很感受到老師及校長對學生的關心與愛護。他們很緊我們的學業,當我們在學習上遇到困難,老師都很樂意於課前及課後幫助我們習,很熱切希望我們能得到知識。這種感受直到現在,我還是很深刻。

  另外,大部份老師都是熱心的基督徒,他們將基督信仰中重要的價值與我們分享,故此我亦成為了基督徒,這對我整個人生有很大的改變與影響,所以我很感謝沙崙學校。如果大家都想經歷這改變,沙崙學校絕對是一間值得推薦的學校!」

   

李天華先生
行為情緒治療師、生命教練及本校校董

馮潔蓮 (後排右三)  
嘉里集團郭氏基金會顧問

  大家好!我是路德會沙崙學校的第一屆畢業生;因為是第一屆,所以別具意義。當年六年級只有一班,故學校很重視我們的升中試表現,為此而起了一次革命,就是雖稱是上午校的學生,實際上卻是全日制上課,大早上7時15分開始,下午5時15分才下課。後來我們終不負所望,超過百分之九十的同學都能獲派中學學位,作為一所新校是一個非常好的開始。

  多年來,歷屆的校長與老師均以基督無比的愛、盡心竭力的教導我們,使每位畢業生都有各自的專長及不同的發揮,而很多在社會上更具有領導地位,對社會作出莫大的貢獻。我亦在愛的教導下茁壯成長,回饋社會。

  我現在主要致力於情緒治療及培訓工作。在現今生活緊張的社會裡,很多人在學業、事業、生活、家庭及人際關係上都很需要這方面的支援,故無論是教師,家長、學生或任何人士,如果需要學習減壓、舒緩情緒或提昇自我等,我深信在這方面能為母校作出貢獻。

  在1971年母校創建的時候,我就有幸來到沙崙就讀四年級,並從此改變了我的人生。雖然我在校就讀的時間只有短短的2年半,但我卻接受了沙崙母校給我長達15年的培育。作為家裏6個孩子的老大,父母都忙於爲生活奔波,和照顧較年幼的弟妹,沒有更多的時間來關顧我,但他們的辛勞,爲我創造了完成大學,然後完成碩士的機會。

  在70年代,父母沒有太多的資源和觀念來培養孩子,我的青少年期可以說是在沙崙度過的。沙崙不僅給我的學業打下了堅固的基礎,讓我能夠通過各種嚴峻的公開考試,在沒有任何經濟條件的情況下,完成我的學業。沙崙也教會了我如何以基督的愛和信心做人做事,在師長的指導下,參與學校和教會的各種活動和培訓,學習如何以一顆感恩的心去當好一個小領袖。在經歷了20多年的商界拼搏以後,我決定放下繁囂的生活和對名利的追逐去回報社會。這種想法可能早在我青少年的時期,沙崙母校已
經將小小的愛心種子撒在我的身上。

  我們6個兄弟姐妹都是沙崙的學生,在母校的栽培下,總算學業有成(一個博士,四個碩士和一個大學畢業)。我們都是沙崙學校作育英才的成果,祝願有更多的孩子能夠分享到這份福氣,得到母校的教誨和栽培,並在基督的愛中健康成長。